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盾冬】別停下來

治愈了我

TigerLily:

這是送給Stucky論壇舉辦的茶會的文。這篇文本來是在電影上映前寫的,現在我做了一點點修改。總之這是一個大家都還是好夥伴的時空之下發生的事情。短短的,希望你們喜歡。




******




Bucky每天早上六點就會起床,刷牙洗臉沖澡,吃早餐,跑步。之後再沖澡,吃午飯,體能訓練。沖澡,吃晚飯,看新聞。十點鐘準時上床睡覺。隔天再重複同樣的行程,彷彿他被設定好程式了。




他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面無表情,至少Steve不曾看過他有什麼情緒反應。食物好不好吃,無所謂。賴床多睡五分鐘,沒這回事。洗澡也僅是保持個人衛生清潔,他似乎也不享受熱水沖刷皮膚帶來的舒服滋味。並不是說Steve看過他洗澡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也不是說Steve想像過──好吧,或許想像過一點點那個畫面,但Bucky洗完澡的時候看起來並沒有和他人一樣放鬆。




他跑步的時候,總是在訓練場裡,繞著跑道跑了一圈又一圈。他每天會跑整整兩個小時,用同樣的姿勢,保持同樣的速度,不疾不徐地跑著。因為是在室內,所以可以風雨無阻。Steve每天陪他跑步,兩人在訓練場裡沉默地擺動雙臂,邁開步伐。Steve能感覺Bucky的呼吸,他散發出來的體溫,輕微的喘氣。他們很少交談,因為除非必要Bucky不想開口。但Steve已經相當滿足。Bucky重新回到自己的生命裡,是,他有些奇怪,有一點不同,但Steve一點也不介意。Bucky還活著,再也沒有人可以傷害他,或是把他從Steve身邊帶走。他不會允許。




醫生要Steve別那麼緊張,讓Bucky慢慢調適自己的精神狀態,所以Steve不擔心──還沒開始擔心──他這樣機械化的每日行程,除了一件事。如果Bucky要保持體能和戰鬥技巧,每天下午的訓練內容豐富而扎實,而且通常由Steve與他一起進行。即使Steve因為出任務不在,他也有一套自己的訓練菜單。有鑑於Bucky現在只做需要做的事情,吃飯,睡覺,呼吸,那麼跑步這件事情似乎不太有必要。他不需要每天跑步。




有一天,訓練場的跑道因為一個施工的意外而被砸破了一個大洞,整個館場封起來,禁止進入。Steve和Bucky站在訓練場入口,看著告示牌,裡頭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回去吧,一天不跑也沒有關係。”Steve說,“我們可以看部影片,或是玩牌?”




Bucky搖搖頭。外頭天氣很差,白雪覆蓋大地,跑步可能跑成極地障礙賽,雪橇犬才會喜歡。更何況,Bucky沒有去外頭跑步過。他討厭出門。




Bucky看看告示牌,再往訓練場大門的縫隙裡瞄了一會,終於放棄了。他轉身往來時的方向走,Steve終於看見他的臉上出現一個表情:失望。他很失望。




Bucky不需要跑步,但他喜歡跑步。Steve後來跟他一起到了健身房去,在跑步機上跑了兩個小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




“Bucky喜歡跑步。”Steve鄭重宣布。




“喔,哇,”正在滑手機的Natasha連頭都不抬,“頭條新聞啊。”




“你怎麼知道的?”Sam發問。




Steve把今天在訓練場發生的事說了一遍。此刻是晚上十點十分,Bucky已經睡了。




“那樣不錯啊,他終於對某件事展現出興趣。”Sam讚許地點點頭。




Steve不會承認的,但他感覺有些忌妒。Bucky最先展現出興趣的,竟然不是Steve。那很幼稚,所以他不會承認。不過,在他看見Bucky終於顯露出人性的那一面之後仍然感到相當振奮。他有喜歡的東西,感興趣的活動,總有一天,他會慢慢脫離現在這種機械式的狀態。




訓練場整修那幾天,Steve每天和Bucky去健身房跑步。訓練場重新開放之後,他們也重新跑回跑道上。一步接一步,一日接一日。他們每天都跑,跑到外頭的風停了,雪融了,春天到了。




Steve突然覺得很無聊。當然,他不是覺得和Bucky一起跑步很無聊。其實Steve總有種感覺,就是現在和Bucky一起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上帝給他額外的獎勵。在還沒有發現Bucky仍然存活在這個世上時,他根本不敢想像會有現在這樣一起度過的時光。和Bucky在這個新世界裡一起吃飯、一起跑步、坐在一張沙發椅上看新聞?四年前的Steve連想都不敢想。只要想到Bucky就像是有人拿把鑿子戳著他的心一樣。當時的他有新的朋友,新的工作,他覺得自己在融入七十年後的新世界這件事情上,做得還不錯。但在某些時刻,例如他一個人坐在廚房吃著重新熱過的冷凍食品,獨自坐在電影院裡,或說了一個笑話卻沒有人聽得懂,他就特別想念Bucky,心痛地想念著。




Steve感到無聊的是場所。在訓練場裡跑步,他舉目所及的景象是訓練場的牆,一整排的窗,跑道,鋼筋交錯的弧形天花板。有時候他會跑在Bucky的身後,這樣他可以看看Bucky的背影。他束在一起的頭髮隨著動作搖擺,他一前一後划動的手肘,他結實的臀部......通常到了這裡Steve就會很快把眼神移向天花板,正直、清純、心無旁鶩地跑步。




Steve沒多久就覺得自己像隻倉鼠一樣,在滾輪上跑啊跑,卻哪裡也去不了。但另外一隻倉鼠似乎沒有這個問題。他在Steve問他想不想換個地方跑步的時候露出疑惑的表情。還歪著頭。Steve覺得自己胸口發熱。




“為什麼要換?”Bucky問。




“總是在訓練場裡跑步不覺得無聊嗎?”Steve回答。




“不覺得。”Bucky做完暖身運動了,開始今天的滾輪時間。




******




Bucky瞪著Steve遞給他的本子。長方形的,翻開以後能看到上頭有精美的手繪圖案,像菜單一樣。等等,這確實是菜單。Steve親手製作的。Bucky抬起頭來,改成瞪Steve。




“你可以選擇要吃哪一種早餐。”Steve殷勤地說。只要再穿上襯衫背心,家個蝴蝶領結,就會是個百分之百的餐廳侍者,只是他的服務對象僅限Bucky一人。“要不要來一份波菜蛋捲?歐姆蛋也很不錯。”




Bucky瞪著Steve直到確定這不是什麼陷阱之後才理解Steve要他做什麼。他皺起眉頭,非常認真地看著菜單,像是寫數學習題的學生一樣無助。Steve耐心地等著他。過去Bucky不挑食,他想或許是因為他沒有選擇的緣故。每天端到他面前的餐點都是由Steve為他選的,他自己不曾發表過意見,沒說過好吃不好吃,喜歡不喜歡。Steve想他可以讓Bucky開始有所選擇,慢慢地他就會摸索出自己的喜好。




Steve不期待他會很快變回以前的樣子,他甚至不期待會有那樣的一天。但他希望Bucky快快樂樂活著,享受生活帶給他的每一個驚奇和樂趣,就算只是吃到一頓可口的早餐也是。




Bucky有些遲疑地把手指放在Steve推薦的波菜蛋捲上。Steve點點頭,“選得好,馬上就來。”




接下來,Bucky在午餐、晚餐、洗澡時使用的沐浴乳和電視新聞上都碰到了選擇的關卡。Steve霸佔遙控器,他要Bucky選一個節目的來看。即使只看新聞,也有好幾台可以選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Bucky問。




“做什麼?”Steve把頻道固定在ESPN,上頭正在轉播某個城市熱鬧的馬拉松比賽。幾萬人在聽到槍響之後起跑的樣子真的很壯觀。Bucky如果這麽喜歡跑步,他想或許在他看到和大家一起在陽光之下,跑在吹著海風的街道上的畫面會讓他對於在訓練場裡跑步減少一點興趣。




“拿一堆東西讓我選。”




“因為你可以不用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現在沒有人管著你了,你想做什麼都可以。”Steve放下遙控器,轉過去面對著Bucky。“你現在有選擇了。”




Bucky的眼神黯淡下來。“我習慣了。”




“習慣是一回事,喜不喜歡又是另一件事情,我們可以慢慢把那些習慣改掉。Buck,我只是希望你過得開心一點。”Steve指著電視,“你喜歡跑步,對吧?我注意到了。我們可以不要只在訓練場裡跑,可以去外面跑步,或者乾脆去參加馬拉松。”




Bucky看著電視沉默了很久之後才說。“我也不是非常喜歡跑步。只是這是當初他們要我做的事情裡,比較不討厭的。”




Steve沒想到是這樣。




“只要我醒著的時候,就會有訓練用來恢復我的功能。每天的作息都很固定,也不需要選擇牛排幾分熟,我根本沒得選,只要聽命行事就好。”Bucky繼續說。他的眼睛盯著電視裡穿著布偶服參加馬拉松的人們,他們鮮豔的色彩吸引了攝影機的鏡頭和他的目光。“水下閉氣,電擊承受度,體能訓練。只有跑步是最棒的,那兩個小時裡沒有人拿什麼東西刺我或黏在我身上,我只要跑就好了。”




Steve沉默許久,而電視裡的跑者仍然在跑。不僅僅是因為憤怒,更多的是因為心痛。“你不需要再做那些事了。你可以睡到中午,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喜歡做哪種運動就去做,不需要勉強自己做和以前一樣的事情。”




“反正我習慣了,”Bucky聳聳肩,“而且跑步挺好的,什麼都不需要想,只要把一隻腳放到另一隻腳前面,不斷重複這個動作就好了,很簡單。比我碰到過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要簡單多了。”




Steve沒辦法控制自己。他伸出手臂去擁抱Bucky,Bucky沒有推開他。擁抱也很簡單,Bucky只需要舉起兩隻手臂,放在Steve的背上就好。而他在Steve堅定而溫暖地擁抱著他好一會之後,也決定這麽做。Steve把他的雙手收得更緊了。




Steve下定決心要幫助Bucky脫離那個習慣。他拿著製作精美的手繪菜單讓他點餐,而且不推薦任何一道菜。Bucky有一次花了足足半小時的時間才決定好他的晚餐要吃雞肉或是豬排。但那沒關係,因為這是Bucky自己的決定。Steve也要他在應該體能訓練或是其他固定行程的時間裡和他一起做點別的事情,因為他發現,只要他開口,Bucky都不會拒絕他。Steve決定好好利用這項優勢。雖然Bucky一開始打破規律行為的時候總有點猶豫的樣子,但Steve一直安撫他,要他什麼都不用擔心,不會有人因為他每日破壞流程而處罰他,再也不會有人處罰他了。如果有人打算這麽做,Steve一定會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於是Bucky的生活開始不再像扭得太緊的螺絲,他漸漸放鬆下來。Steve觀察到越來越多Bucky的生活習慣和喜好,他喜歡咖啡不加牛奶但要加兩顆糖;他喜歡紅顏色的M&M's巧克力儘管它們吃起來都一樣;他喜歡看棒球勝過籃球;他喜歡聽搖滾樂勝過爵士樂;他愛看恐怖片勝過科幻片。他喜歡Steve勝過任何人。




Steve有一次找了個很爛的藉口,說他的床塌了。Bucky感到相當訝異,但當他看到斷了一腳──兇手正是床的主人──的床時,也只好接受這件事實,讓Steve和他一起窩在他的床上。在九點的時候,Steve挑了一部恐怖電影,邀請Bucky一起觀賞。儘管他們倆已經窩在床上了,但他原先以為這樣或許可以讓他改變準時在十點上床的習慣。有良好的作息是一回事,時間一到就乖乖躺回冷凍艙被儲存的習慣是另外一回事。不過遺憾的是,那部電影實在太不恐怖了,以至於兩位百歲老人還是在十點的時候就昏睡過去。




Steve醒來時天已經亮了。他看了一眼牆上的鐘,離Bucky平常起床只剩四分鐘。Bucky此刻蜷縮在Steve的懷抱裡,安安靜靜,呼吸輕淺。Steve忍不住緊緊抱著他。他那麼溫暖,抱在懷裡讓Steve感到充實而滿足。像是回到了家。




Bucky在早上六點整準時睜開眼睛。他轉過頭來看著不願鬆開手的Steve,“該起床了。”




“我查了一下你的行事曆,你今天好像沒有什麼行程。”




“今天不是要去買東西嗎?”




“超市也不會跑掉。再多睡一下,我們沒有什麼需要趕的。”Steve摸摸他的頭髮,讓柔順的髮絲穿過他手指間的縫隙。“再和我多待一會好嗎?”




讓Steve意外的是,Bucky沒有和Steve繼續爭論下去。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在Steve的懷抱裡安靜下來。那天他們賴床賴了一個小時,即使Steve自己都沒有這樣過。但那感覺很好,當他們終於從暖洋洋的被窩裡鑽出來的時候,覺得自己像是兩個普通人。




******




只有一件事情沒有改變,那就是跑步。就算不是非常熱愛,Bucky也確實喜歡跑步,而不僅僅是受困於過去的習慣,所以Steve沒有刻意去改變這項日常活動,但他還是認為他們有換場地跑的必要。他想要讓Bucky做的每一件事都增添些樂趣。他常常找些馬拉松比賽的影片給Bucky看,看著那些人在不同的國家,跑過鄉村和城市,跑過海岸和農田,在山上,在沙漠,在冰原上。看著他們在終於撐到終點時虛脫但驕傲的笑,看他們癱倒在終點線後,親吻自己的獎牌和完賽紀念品。




終於,有一天,Bucky在看到於法國舉辦途中還有紅酒可喝的馬拉松比賽之後說,“好像很有趣。”




Steve立刻著手準備,他找了一些馬拉松比賽的資料,先把距離太短的通通刪去,因為對超級士兵們來說,那太沒有挑戰性了。要穿奇裝異服的也不要,他們平常穿著戰鬥制服已經很高調了。結果Coulson經過的時候瞄了一眼,“馬拉松比賽?嗯?”




第一屆神盾局馬拉松大賽的那天,太陽高高掛在天空,幾片小小的雲緩緩飄過,像是結伴出遊的小學生。這個天氣真好,Steve心想,適合到外頭去散步,去寫生野餐,看場球賽,或是跑馬拉松。現場很熱鬧,因為參賽者不限於神盾局員工,所以很多民眾也都攜家帶眷來參加。穿著同樣衣服的一家大小、夫妻、伴侶、朋友,大家嘰嘰喳喳地聊天,轉動自己的腰,伸展因為長期坐辦公桌而僵硬的背部。這些是來領參加獎和紀念品的。Clint也在這一邊,他正在打哈欠,他的老婆Laura則在朝他們彼此追來追去的孩子們大吼。




另外一邊,顯然是比較有戰鬥力的。Steve看到Sam正在扭著屁股的做暖身動作,Natasha則是在拉筋,就連Coulson都在轉他的腳踝。當然也有連挑戰自己都不願意的,Fury穿著非常不符場合的黑大衣,和拿著能量棒當點心吃的Bruce站在一旁。Wanda仍然一副歌德少女的打扮,塗黑指甲的手指在手機上飛快移動。除了遠在外星球的Thor,其他的隊友都到了。他們是來支持他們的。




Bruce堅持自己是為了大家好所以才不打算下場虐待自己。“我怕跑著跑著,另一個傢伙就會跑出來了。”




“我討厭跑步。”Fruy甚至不想找藉口。




他們把領到的晶片纏在鞋帶上。Steve看著身邊的Bucky,穿上新買的運動服,上頭別著號碼布,頭髮在腦袋瓜後綁了一個馬尾巴。束著頭髮的髮帶是Steve今天早上拿了三種不同顏色讓他挑選的,結果他選了藍色。前幾天他們還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買運動鞋和服裝上。因為店舖裡的商品種類實在太多了,對於Bucky來說,一下子有那麼多選擇握在手上,似乎超過他可以負荷的範圍。那感覺就像是Steve第一次踏進二十一世紀的超市一樣,光是早餐麥片他就有一整面牆的品牌和口味可以選擇,他得先去一旁緩一緩才能繼續。Bucky先辛萬苦地試穿許多套衣服,僵硬地站在鏡子前好多次,最後選了一套白色的運動衣。那很簡單也很普通,但這是他的選擇。




Bucky不曾和那麼多人一起跑步,看得出來他有些不適應周遭吵雜擁擠的環境。Steve之前已經帶著他到街上去跑步過了,但也就是在他們住的大樓周圍繞一繞而已,而且還是在一大清早大家都還沒醒的時候。現在則不同,好像全紐約的人都擠到他身邊一樣。他左顧右盼,四處張望。Steve看著他,看到他緊張疑懼的表情。他在害怕會有什麼人跑出來,糾正他這樣不按照規矩和設定的行為嗎?




Steve捏了捏Bucky的手,把他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嘿,什麼都不用擔心,只要跑就好了,知道嗎?我就在你的身邊。”




Bucky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輕回握。他什麼都沒說,但Steve都知道。




Steve很快就發現另一個合理逃避馬拉松比賽的方法,那就是當主持人。“天氣真不錯!看起來是個跑步的好日子!”Tony的聲音從擴音器裡傳來。“大家準備好要跑到斷腿了嗎?”




大家鼓掌著發出歡呼。這突如其來的聲響讓Bucky有些緊張,Steve站得更靠近他一點。




Tony說如果要他下場跑步,他寧可吃掉自己的扳手。雖然Coulson駁回了他原本預計穿著鋼鐵人盔甲出場的提議,但當主持人這項工作他拿手多了。“好!A組,也就是給自己找罪受的那一組都到起跑線來吧!”




給自己找罪受這一組要跑完全程二十六英里,也就是Steve他們這一組。給自己找罪受的勇士們站到起跑線上去接受群眾的鼓舞與掌聲。Steve和Bucky還有Sam站在一起。




“全馬對你們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別說破四了,破三都沒問題吧。”Sam拍拍他們倆的肩膀,Bucky很明顯地閃開了,但Sam並不介意。“終點線見啦!”




Fury負責當鳴槍開賽的人。現場觀眾屏息以待,他拿著發令槍往上指,一聲槍響劃破天空。大家出發了。




剛開始起跑的時候現場很混亂,因為大家都擠在一起,Steve能感覺到Bucky的不自在,但Steve要他把注意力放在腳步上,和平常一樣跑步。Bucky不會永遠都待在訓練場裡的,Steve希望他總有一天,可以擺脫那些習慣,一成不變的作息,和單調的品味。他可以自在地身處在他人之中,成為這個曾經將他排拒在外的社會的一分子。他可以找回享受生活和重新開始的能力,還有各種令人頭昏眼花的選擇,無論是一頓飯,一雙鞋,或是未來的伴侶。他會快樂起來的,而Steve願意陪著他。




但現在他們只要跑步就好了。




他們就照著平常在訓練場的節奏去跑。一開始和一群人擠在一起,Natasha經過的時候還朝他們拋了個挑釁的媚眼。但漸漸的,他們和其他人的距離就拉開了,因為他們兩人可以保持同樣的速度,不會因為時間和距離越來越長而感到疲憊。他們輕鬆地跑著,沿路有人為他們加油,還舉著標語。他們跑進公園,跑上街道,在一座橋轉彎。陽光比剛出發時更熱辣而且刺眼,撲在臉上的風也是溫的。Steve雖然呼吸依舊平順,但不停滴下的汗還是弄濕了他的運動衣。他很渴,也有點餓。一個休息站就出現在不遠的地方。




“Bucky,我們去喝點水。”Steve說。




Bucky有些驚訝,因為平常在訓練場裡的時候他們不會停下來。“可以休息嗎?”




“當然可以。只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停下來。”Steve說。他們停在休息站前,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水和香蕉。除此之外,還有小點心,是Bucky平常喜歡的藍莓小蛋糕。一些原本落後的跑者跟了上來,Sam也是。有隊長和冬兵這樣的人在隊伍裡,會激起其他人的競爭心態和潛力。




“你們、你們要被我超越了。”Sam氣喘吁吁地說,他把從休息站拿來的水直接倒在頭上。




“想都別想。”Steve說。他和Bucky把東西塞進嘴裡之後又跑了起來,很快把Sam又甩在後頭。




下一個休息站有三明治。Steve很高興地發現,三明治是鮪魚口味的。Bucky有兩次午餐都點了鮪魚三明治,他喜歡這個。Coulson有看Steve擬定的建議食物清單,或者至少把那張清單交給負責舉辦馬拉松的員工。Steve在心裡謝謝他。




Bucky現在已經可以接受跑步跑到一半停下來吃東西這項行為了。他們站在一旁,悠閒地吃三明治還喝了運動飲料,然後看Sam一臉不服輸地跑過去,Coulson則是正要迎頭趕上。他們吃完東西之後還等了一下才繼續跑,這次就讓Sam多感覺一下領先的快感再超越他。當超級士兵的好處之一就是當其他人已經跑到上氣不接下氣,腿酸得不像是自己的,或者遇上撞牆期時,他們兩人還能輕鬆愜意地跑。




跑到港口邊時,Bucky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你受傷了嗎?”Steve急忙問。




“兩個小時到了。”Bucky指著手錶說。




“好,兩個小時到了。”Steve點點頭,“但是Bucky,你還能跑下去嗎?”




“可以。”




“你想繼續跑嗎?”




Bucky看著他,又看向他們原本應該前進的方向。那條路通往位在橋下的終點,現在看起來似乎沒有盡頭。“我想繼續跑。”




“那我們就繼續跑,別停下來。”Steve指著那條路,兩旁的大樹枝葉茂密,形成一片陰涼的樹蔭。“終點就快到了。”




他們身邊開始有其他的參賽者經過。Bucky深呼吸,“跑到終點以後,一切還要重頭開始,對吧?”




“這不是練習場的跑道,它不會回到原來的起點。”Steve對上Bucky的視線,“這條路通往外面的世界,只要你願意,可以一直跑,跑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Bucky因為這個想像而露出一個很小的微笑。這個微笑是這麼久以來,Steve見過最美好的東西。他凝視著遠方,“聽起來很棒。”




“是啊。”




“你會和我一起跑嗎?”Bucky問。他看起來既期待又憂心,像是怕Steve會拒絕他。怕自己終究還是會孤單一人。




Steve笑了,“只要你願意的話,我會一直陪著你跑下去。”




Bucky像是下定決心般地回到道路上。他邁開一步,然後是另一步,接著他繼續跑了起來。Steve跟著他。




他們跑著。踩在堅硬的道路上,渾身發熱,喘著氣,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下一個休息站提供紅酒,他們拿著裝滿紅酒的紙杯碰在一起再仰頭喝盡,之後便很不優雅地把水倒在頭上,繼續向前。他們趕上剛剛拚了老命超過他們的Sam,給了他一個雙倍的“在你的左邊”。過了一個小時,他們看見終點線的布條就橫掛在不遠處的天空中隨風搖蕩。




“就要到了!”Steve大喊。




他們在眾人的歡呼中衝過終線,工作人員迎上來,準備為他們掛上獎牌。可是Bucky沒有停下來。他繼續往前跑。




他是自由的,他可以跑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Steve推開錯愕的工作人員,跟上Bucky。他和Bucky肩並著肩,一起擺動手臂,邁開步伐。他們汗流浹背,口乾舌燥,但還是對彼此微笑,不曾停下腳步。這條路通往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很大。無論Bucky想去哪裡,Steve都會陪著他。






─完─

评论

热度(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