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evanstan][双性转百合ABO]Twin Peaks双峰(全文) 雷 慎入 PWP

好萌这个题材

玻璃蓝眼珠:

这是一个骨骼清奇的脑洞:双性转百合ABO


Alpha!Christy Evans/Omega!Sebastiana Stan


*警告:里面Alpha!克里斯蒂是带把儿的!对!巨乳带把儿,没看错。
跟演员没有任何关系不是rps这是一个脑洞而已。一个围绕胸部展开的PWP,OOC+逻辑全无什么的反正就是巨乳长腿妹肉欲地啪啪啪嘛啊哈哈哈


*全文一发完存档,感谢喜欢,巨乳长腿couple的kink小肉饼会番外啊哈哈哈


***


这是她进组拍摄的最后一晚,Sebastiana结束了自己的戏份回她的拖车里补妆,晚上剧组的几个主演还有和她关系不错的工作人员为她准备了一个小型杀青庆祝。她这会儿正拉上了窗帘要脱掉戏服里头绷在身上的运动型胸罩——为使她在打戏中显得干练神秘造型组还特地给她束了胸——但这太不公平了,她有点忿忿地想,明明跟她对手戏的Christy就不用无时无刻勒着这玩意儿!而且她跑起来的时候那对至少有E罩杯的奶子每次都恨不得立马从紧身衣里绷开!就因为Christy是一个alpha吗?这简直是太不公平了——Sebastiana生气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明明老娘也有D罩杯为什么就必须勒成A-呢这可绝对不是因为该死的时髦。


 


她恼火地紧了紧换上的黑色蕾丝(法式复古镂空半杯款)内衣,胸口毫不费力地出现了一道幽深的沟壑,她伸手松开了绑成马尾的棕色卷发,一边把它们拨弄地更加蓬松一边捣开了车内电视——她喜欢一边化妆一边看电视节目,是的她一点儿也不着急,外边Christy还有好几条摔车戏要拍呢。她抬手看了看表,晚上八点整,足够她画一个全妆再弄好她的发型了。


 


Sebastiana是个演员,目前正在拍摄一个叫《凛冬谍影2》的系列电影——这一系列影片讲述的是一对二战时期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妹经过人体改造血清后阴差阳错成为不同阵营的间谍相爱相杀的故事。拜家族遗传所赐,Sebastiana还是全美范围内少见的只有且仅有女性生殖器官的女omega——这也是她本来不想签《凛冬谍影》系列电影的原因——她实在不想和一个纯种alpha演对手戏,她以前从来都只接和beta演员合作的电影。但经纪人告诉她那可是Marvel目前为止的第一个纯女性主角漫改电影系列并且另一个主角是大名鼎鼎的Christy Evans的时候,她还是硬着头皮一下子签了九部。好歹那是个女alpha,她安慰自己,大家都是有胸部并且共用一个人称代词的人应该不会太糟——而且,那可是Christy Evans啊!她可是上过好莱坞最性感alpha演员榜前十的性感女星,也是Sebastiana的前辈——能和她合作这个双女主系列电影足够让小Seb激动地睡不着觉了。


 


“Christy可是个好人——她很照顾我,还答应和妈妈合影。”Sebastiana一对镜头谈起Christy就腼腆地像个迷妹——“不,完全不会因为AO的关系影响到拍摄,Christy是个非常专业的演员!”跟她混熟了的beta同事Anthony(他在影片里演一个退役的特工)老拿这个嘲笑她说Christy不在的时候她就像个该死的天后但一遇见Christy就立刻变成乖乖女。她傻笑着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她就是没有办法像和Anthony相处一样待在Christy身边——那可是ChristyEvans啊——金发蓝眼的性感美人,身材高挑匀称就像希腊女神的Christy,哪怕除去她身上成熟水蜜桃一样甜蜜直白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香味就光是站在她身边也足够让Sebastiana一阵眩晕了。


 


除了她那对到处招摇的大胸!Seb毫不客气地冲正在播放访谈节目的电视机翻了个白眼,还有她一下戏就欢脱地像个高中女生的个性和就爱四处乱摸的那双手!要知道上一部《凛冬谍影》宣传的时候整个主演团队都没能逃过被她袭胸的命运。Seb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瞄着节目一边对着小镜子画眼线,时不时随着节目里傻乎乎的罐头笑声笑上两下——这会儿正好放的是Christy的访谈(她又在自己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变为迷妹状态了)。“So Christy,你是说Sebastiana的身材可比电影里正点多了?你确定?”“哦当然了我亲自摸过呢!我是说——手感很棒我保证那至少有A罩杯。”“Ohhhh……我不确定Stan小姐看到这里会不会生气但我觉得你戏里的搭档可没在帮你挽回什么!”Seb停下动作看着电视里头的Christy在沙发上笑得都快趴下了,而她差点没气得把眼线笔戳到自己眼睛里。


 


Christy这个b——她还是没敢把那个词骂出口(她愤怒地把眼线笔扔进化妆包),我他妈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签这部电影啊!她烦躁地揪着长发——而且还签了九部。


 


***


十点半,她和Anthony一起到了约好的酒吧,她的心情好了一些,因为Christy在她的忿忿诅咒下连着拍那些摔车镜头一直拍了三个小时没过。尽管这有些影响进度,但至少稍稍抚慰了她被访谈节目伤到的心——是的Stan小姐确实很生气。让一个女alpha讥讽她的女性荷尔蒙的感觉不能更糟了,她甚至都没听到Anthony一路上在跟她说了什么。


 


几个她那组提前收工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了,他们在自己的那一桌坐下,叫了第一轮shot,Christy还没来,Seb有点得意地想,可怜的Evans前辈可是被摔惨了!她换下了戏里那件缠满了绷带的紧身衣,穿了一件黑色的HerveLeger连衣裙*——Anthony说你真他妈爱上绷带了出来玩也要穿着,她翻了他一个白眼,顺手又拉了拉已经低到不行的领口,露出蕾丝胸衣的两道镂空花边。她就是在等这一刻——她要让Christy看清楚她可不只是正点!哦我要瞎了——Anthony痛苦地捂住眼睛——Fucking diva again!


 


十一点过一刻钟,他们叫了第三轮酒,Christy还没出现,Seb嚷着要换威士忌加冰,他们都还在等着Christy来一起开香槟。Seb跟Anthony喝了不少,她的部分杀青了,她明天就要回纽约而Anthony还要在组里呆到结束——他是她认识过最逗的beta朋友了,而且在她对着采访镜头大脑短路的时候他总是冲过来救场——Anthony是个好人!总之是比在节目上嘲笑自己胸部的Christy好太多了,她嘴里咕哝着,把威士忌杯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完全忘了自己不能混着喝烈酒这件事。


 


“我得说——Tony,你不觉得我那件戏服实在糟透了吗——Lisa baby我爱你但是——”Sebastiana瞪着眼睛一手搭在Anthony肩上一手试图去搂坐在她对面的她的造型师,她闪闪发亮的深色眼影映在她灰蓝色的眼睛里,还有一点喝茫了的迷离,她有点不大对劲儿但他们都以为那是她喝多了,“但是那他妈的太侮辱我的荷尔蒙了宝贝!你们知道我每次跟Christy吊威亚她后空翻的时候那对奶子简直能涌到我脸上!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部3D的电影Lisa你们就不能让我的也立体起来吗?!”Anthony一边听着这话一边觉得自己简直能笑进地板里,他也搂过Seb的肩膀(她的吊带裙现在已经是抹胸裙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天呐Sebby你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哈哈哈哈活像是那天你在片场扔了面罩然后说我以前可是演莎士比亚的那个口气!”他们拍着桌子被Anthony的话笑成一团,Sebastiana觉得自己被酒精弄得浑身发烫,但是她还是指着身边的黑人好友继续开着玩笑:“用那个口音吗Tony?——我过去可是演莎士比亚的!用那个——Christy Evans可是个有E罩杯的摸胸狂——的口音?”坐在桌子旁边的人为Seb模仿Christy的样子全部大笑起来。


 


但是他们很快就停住了笑声,只有Seb还在毫无形象地笑个不停——Christ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站在他们身后,只穿着她的瑜伽裤和白T恤,显然是刚从片场赶过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也没来得及化妆,金色的卷发因为跑得太匆忙显得有点凌乱,而她脸上因为刚刚Seb的话露出吃惊的表情。


 


在坐的人全部冒出“完了”的念头,但是Sebastiana除外,她现在显然很不对劲。她转过身看到了身后的Christy(Anthony的胳膊还搂着她光溜溜的肩膀),挑起她画得细细的眉,眨着她勾着眼线的眼睛,酒精和一些别的什么让她喉咙发干而全身热得像团火。她甩开Anthony 的手臂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直白地看着Christy,她身上开始散发出勾人的,混合着烈酒、迷迭香和肉桂的甜味,Christy皱了皱眉,但很快就被Seb的动作惊呆了——这个闻起来活像个移动信息素发射器的百分之百女性omega抓住了她的手伸进了自己胸前的蕾丝内衣让这个alpha的手牢牢握住了自己丰满柔软乳房——“Hey Christy,”Sebastiana的声音听上去又危险又饥渴:“你这次得好好确认一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D罩杯,不是他妈的至少有A。”


 


她在感到那只握住自己胸部的手难以忍耐地收紧之前终于也冒出“完了”的念头——完了,她还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阵无法自控的濡湿——她他妈的就这样在Christy的手里发情了。


 


啊哦。Anthony屏住呼吸让自己尽量避开这满屋子“她们就要上床了”的信息素味儿然后别过脸看着桌子那头的大家——所有人全是一脸WTF的表情——谢天谢地还好他们没来得及点香槟。他此刻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这实在是有点危险得过分,她们不应该就这样任由越来越明显的信息素暴露在公共空间里,已经有好几个男性alpha注意到提前进入情热期的Seb了。但Christy感觉自己的alpha本能正不受控制地超越着理智——因为Seb此刻闻起来就像一块彻头彻尾沾满了指印的正在融化的酒心巧克力包在透明的玻璃包装纸里想要被面前的金发alpha揉捏直到淌出甜蜜又热情的酒液。原本紧绷在她身上的小黑裙的肩带松垮地挂在手臂上,几乎完全露出她那件根本包不住胸脯的镂空胸衣,她柔软发亮的棕色卷发就垂落在那张勾人的脸颊上,而整件绷带设计的连衣裙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等待Christy去亲手剥开的礼物。金发alpha的脑海里被“标记她”的本能占据,握住她胸部的手掌火烫,而那个棕发omega也好不到哪儿去,Seb喝多了烈酒,被一个alpha触碰的感觉汹涌而猛烈地勾起了她的情热让她提前进入了发情期,她整个人几乎立刻就在Christy手里软了下来。


 


谢天谢地,Seb在理智崩断的前一刻想,至少她身上还带着宾馆的房卡。


 


***


Christy用自己的帽衫裹住不断散发着信息素味儿的omega在酒店大堂等电梯的时候让自己问清楚了两件事。第一,Sebastiana不能喝两种以上混合在一起的烈酒。第二,永远不要跟女性omega开和胸部有关的玩笑。Christy现在甚至不能说记住哪一条更重要了因为这个即喝了烈酒又被她在节目上的玩笑气昏了头的发情期omega正拼命往她怀里拱着皱着鼻子嗅着她身上的alpha气味。Seb整个人裹在Christy的旧帽衫里,棕色的头发被蹭得乱糟糟的,两只手紧紧地搂着Christy的腰,她身上的裙子几乎快被蹭掉了一半。她们在电梯里就忍不住吻了起来,Seb激动地咬着Christy的嘴唇,很快又等不及似的松开,哼哼着凑上alpha脖子上的腺体像只饿坏了的猫咪,Christy只觉得电梯狭小的空间里快要因为飙高的信息素自动报警了。但她此时的理智也顾不了那么多,老天,她硬的发疼,尤其是小野猫一样的Seb一边攀着自己的脖子一边还拼命地想把腿缠在自己腰上,她高跟鞋的细跟抵上Christy的臀,鞋底的艳红和失控的疼痛像电流一样袭上她的大脑。


 


她们纠缠推搡着一路从电梯来到Seb的房间门口,Christy翻遍了她的Chanel2.55也找不到房卡,老天,她靠着门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她自己的房卡还在助理那儿而且她保证跟他们庆祝完就回去接着看剧本的),她晃了晃正把脸埋在自己胸口的omega问,“Seb,你把房卡放哪儿了?”


 


她胸口的小猫迷迷糊糊地抬起脸看着她,闪亮的眼影在她温柔的眼尾微微晕开成一枝迷幻的花朵,她茫然地瞪着Christy,像是刚确认自己是倒在谁的怀里,然后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她一手松开Christy的腰磨磨蹭蹭地伸向自己的胸口,看着Christy惊呆了的表情从胸衣里掏出了那张卡片。


 


“就告诉你是D罩杯了。”Seb涂着黑色指甲油的修长手指夹着房卡在Christy眼前炫耀地一晃,然后伸向她身后的门锁刷开了房门。


 


被小野猫扑倒在地上的那一刻,Christy告诉自己结论,牢记第二条比第一条更加重要。


 


但她并没有记得太久。压在她身上的omega干脆利落地踢上房门抖落身上那件沾有Christy味道的帽衫,双手撑在她脸侧的地板上低着头注视着她的眼睛。Seb柔软的棕发兜头兜脸地散落在Christy的脸上遮住了她的视线,让她只能在迷蒙中看到眼前omega被她吮吻得鲜红湿润的嘴唇,Sebastiana是那么精致漂亮,Christy头脑发昏地想,就像是对自己的危险毫不知情的蔷薇花。Christy每天从自己的拖车里走出来都能看见这个罗马尼亚裔的棕发omega穿着她缠满绷带的紧身戏服在片场的空当走来走去像个地中海女神,Seb和组里每一个beta工作人员都玩得很好,跟Anthony更是熟得就像兄妹但是每次一看到自己就紧张得变成腼腆的初中女生,她一直郁闷地安慰自己这都是因为AO之间的张力一边努力地在私下找机会跟Seb闹着玩,没想到还是她惹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生气了。


 


此刻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显然没在管Christy复杂又深情的心理活动,满脑子被alpha信息素搅得一团糟的Seb一边把脸埋在Christy的颈窝里使劲儿闻着舔着一边让自己的膝盖时轻时重地顶上alpha鼓胀的胯下,她的连衣裙已经被褪到了腰际,露出被黑色蕾丝胸衣包裹着的饱满的胸脯。如果自己再不下手,Christy想,那就不是关于做一个好人的事情了,而是一场虐待,她身上的omega正在猛烈地发情,酒精和欲念已经烧坏了理智,但Christy还是决定事先准备一点心理建设。于是她撩开散了自己一脸的Seb的卷发,伸手握住她滑腻滚烫的肩膀,“你知道我是谁吗,Seb?”她有点担心地问出口。


 


“你是美国甜心,E罩杯女神。”Seb抬起头咯咯笑着,带着酒味儿的呼吸喷在Christy胸口。好吧,她想,既是美国甜心又是E罩杯的人应该也没那么容易找到第二个。于是她轻轻捉住Seb落在自己唇边的卷发又问,“你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Seb?”她身上的omega微微蹙了蹙眉,飞快地舔了一下嘴唇,有点困惑地回答,“呃……你知道,就是,嗯……Well……”她转着眼珠耸了耸肩,哼唧了几声又没了下文。好吧,Christy在心里点了点头,这确实是Seb的风格,她又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把保险套放哪儿了,Seb?”


 


她正在发情期的地中海女神听到这个问题终于眼神一亮,抬起手指了指她们身后的床头柜。


 


***


显然。Christy Evans还应该牢记第三件事,Sebastiana不仅是百分百女性omega、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还是出生在八月份的狮子座。


 


激怒发情的狮子座女神的后果就是,此刻Christy正被裙子褪到腰际的Seb用力按进床垫,而棕发omega的一条腿半跪在她的身侧,另一条腿则牢牢踩住了金发alpha的胸口。Christy垂下视线打量了几眼,又抬起头看着自己身上居高临下的omega,她心里为这一刻吹了个口哨——哇哦,Seb还穿着她的高.跟.鞋。


 


Christy能向上帝保证这真是该死的火辣,如果她们搞完这一个晚上之后她还能拿得动笔她发誓绝对会亲手给Christian Louboutin本人写感谢信——她会好好赞美那绝妙的细跟此刻是如何像一把锋利匕首的刃背挤进她的乳沟,赞美混合着香水味与皮革气息的黑色鞋尖缓慢地磨蹭她脸颊的触感,还有那春药一样的猩红的鞋底——就和她眼底Sebastiana娇艳的唇色一样要命。


 


更加要命的事情在等待着她。她身上女王般的omega翕动着艳丽的嘴唇,灰蓝色的眼珠透着纯真的得意,“告诉你一个被原谅的方法吧,Christy,”狮子座女王把柔软的小羊皮鞋面连带着命令送上她的嘴角——“舔它。”




全部肉到end都在这里图很大慎点




End

评论(2)

热度(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