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家庭问题

口罩:

我想写个家庭 现实的那种文 ABO HE向




好长时间以来,那念头总是会忽然出现,洗澡的时候,做爱的时候,吃早餐的时候,走路的时候,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吃坏的东西开始在胃里发酵,一阵抓不住的恶烦从喉咙口涌上,却吐不出来,他忽然疲于手上的任何事。


离开史蒂夫会怎样?




今天是周五的旧电影日。他们刚从阿富汗回来的那段日子,史蒂夫迷恋上老战争片,黑白色的模糊画面把硝烟味稀释了,满足老兵们的战场情结,无害的那种。后来看腻了战争片,他们开始找各种其他题材的旧电影,恐怖片让人发笑,爱情片让人沉默,但无论如何,安全的抱在一起看电影,不必担心下一刻响起的警报,这很好。


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一年。


巴奇翻找着架子上的电影,他有点走神,但仍然有四分之一的心思觉得《活死人之夜》看起来不错,活死人,之夜,嗯哼,他自嘲的想。


汽车的轰鸣声,他抬起头,看到他家的雪佛兰停在了店门口。车窗摇下,史蒂夫挥了挥手,他点点头,拿着手中的碟去柜台结账。


“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迷恋上丧尸片了?”史蒂夫拿过巴奇租的碟,好笑地看着封面上女人夸张的惊恐表情,”你以前还说丧尸战斗力还不如鹅。”


巴奇耸耸肩,“我最近在研究丧尸病毒。”


“你最近在研究丧尸病毒?是我理解的那个丧尸病毒吗?”


“没错。如果你被感染了,你会开始肢体麻木,健忘,对任何事情失去兴趣,心跳得越来越慢,最终就会变成丧尸。”


“听起来像抑郁症,有可能吗,抑郁症和丧尸?”


巴奇摇摇头,“不知道,但精神科医师肯定不建议你吃人。”他把头靠着车窗,挂上安全带,熟悉的街景滑过,再有两个红绿灯就能到家了。他听到史蒂夫轻轻笑,他的丈夫揉了揉他的长发,就好像他总是会做的那样。




礼拜天的时候,他收到了怀恩中心的邮件。那时候他刚晨跑回来,史蒂夫去洗澡了,兴致勃勃地暗示他可以一起,他没搭理他。他坐在沙发上,用手机查看邮箱,邮件是昨晚收到的,距离他发出不到2天,效率挺快,他原来以为周一才会收到,或者更棒,永远收不到。


邮件很简单,说他的情况需要去中心做进一步检查和专门的医生面谈,才能知道结果,他可以通过网站或者电话进行预约。


他删掉了邮件,想要假装没有这件事,但电话号码已经牢牢记在脑海里,拜他早年的战场生涯所赐,他还是习惯性的记住一切过目的数字。


史蒂夫从浴室出来,拿着水杯在他身边坐下,他喜欢粘着他,就算他俩现在都湿漉漉的,一点也不好受。


“有什么有趣的吗?”


“Ashley Madison被黑客攻击,一大群人大概都要睡不着觉了。”巴奇翻看着手机里的新闻。


史蒂夫摇头,他不喜欢这些,无论是外遇网站还是黑客,他的朋友山姆说他像是40年代的人,坚持着过去时代的价值,诚实,质朴,热爱生活,重视家庭,从一而终。


他是最好的那种人,值得最好的奖励。


巴奇站起来,“我去洗澡了。”


他又感觉到了,他的胃开始不舒服。




周一他在茶水间遇到了洛基。这家伙周末也在加班,黑框也遮不住黑眼圈,头发乱糟糟地绑在耳后,一股香烟和咖啡的味道。


“回去洗个澡,你看起来糟透了。”他忍不住提醒他。


洛基喝了口咖啡,拖着椅子坐下,摘掉眼镜,疲惫地揉着发红的双眼,“It's ok。顺利的话专题今天就能完成,我就可以休息两天了。”


他打了个哈欠,从口袋里掏出烟,想想又塞回去,抬起头望着巴奇,“上次你和我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巴奇下意识地往人来人往的门口看看,好像史蒂夫会忽然蹦出来似的。


他有点恨自己这样,拿起咖啡往嘴里灌,含糊地说,“他们说我得自己去做个检查。”


洛基点头,“行啊,需要我陪你吗?”


“再说吧。”巴奇不想再谈这个,他觉得他的胃又开始打鼓了,他忙着躲避这个,“你这么拼,老板都要偷笑。”


洛基翘起腿,嗤笑,“你知道他从来都不是主要问题。”


巴奇当然知道。洛基的故事曾经是他们杂志社的传奇,时尚主编劳菲森先生在一场上流宴会上偶遇了石油巨头之子索尔,索尔对这位绿眼睛的记者一见钟情,两人闪电结婚。然而这不是故事的高潮,巴奇至今记得,那天洛基打电话给他,他的多年好友在电话里冷静地和他说,自己惹了麻烦,很糟糕。


洛基在结婚半年后偷偷打掉了孩子,而这对于一个omega是违法的,他大概面临8个月的牢狱之灾。巴奇等着同行铺天盖地的报道,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巴奇和史蒂夫猜测是索尔在维护他。


但这不代表他的alpha不生气,他们分居了,洛基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有一次巴奇小心地问他,和索尔是否还有联系?


洛基当时正在吃披萨外卖,他叼着披萨,皱着眉,用油腻腻的手从乱七八糟的办公桌上翻出一本杂志,随手翻到一页,“《索尔密会美女科学家,维也纳共度良宵》,我们杂志娱乐版的,这算联系吗?”


“然而他们一直没有离婚。”巴奇和史蒂夫说,“就算我们离了,他们也不会离,我猜。”


史蒂夫顿了顿,伸出手握住巴奇的下巴,“别说这种话,我不喜欢。”


巴奇好笑地看着他严肃的丈夫,凑上去亲亲他,“yes,captain。”


这句玩笑不知不觉间变得如此真实,却是巴奇从来没想到的,也许我们说过的每句话都会有余音,所以有时候真该学会闭嘴。




TBC













评论

热度(252)

  1. 丶Hail Bucky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