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Evanstan] “Sebby”

枫糖浆:

*宣传期CE叫包子Sebby梗。
*一时没忍住,弄了个小短篇,深夜静悄悄。
………………………………………………


   Sebastian在纽约遇到了老朋友。一个电台主持人。


  这是《美国队长3》上映后的半年,他们曾经录过一个采访。就在纽约某处高楼的一个录音棚。Sebastian清晰地记着他面前有一瓶水,还有一叠稿纸。


  他那天的心情特别好,前天晚上睡觉睡得很安稳。录这个节目的之前他一直没得到足够的休息,到处奔波宣传电影接受采访,晚上回家很晚,而且双人床上另一边一直是平平整整的。


  Sebastian睡觉很乖巧,他就稳稳地占着床的另一半,睡姿保持的特别好。这是冬季过渡到春天的时节,傍晚空气有点潮湿,Sebastian经常觉得有点凉,他把被角裹紧,但凉意仍是透过缝隙钻进来。


  每天清晨他定的闹钟会如约响起,Sebastian习惯性地摸到床头的闹钟,然后关掉后转身推一下身边,试图叫醒身边沉睡的人。然而这几天当他只能推到空气时,才想起来现在自己是一个人睡。


  他睡前会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像是特意算好了时差,Sebastian坐在床头,暖黄的灯光洒在一小块区域,他听着对方经过漫长旅途最终传递到自己耳边的声音,信号有点不太好,对方说话声音不是很大,刻意压低的有点性感的声线萦绕着他的耳廓。


  Sebastian随着他的声音笑起来,一天劳累而沉甸甸的心也跟着轻快。


  “这几天睡前你都在干嘛?”对方问。


  Sebastian环顾了下四周安静的卧室,他连主灯都没有开,腿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调到一个极其无聊的电影上,他看了几分钟就昏昏欲睡。他接了电话后一直没有管它,电影已经快播放完了。


  “我也不知道……”Sebastian眨了眨眼睛,“想你?”


  对方滞了一下,然后是叹息般的轻笑声,他说:“我也想你,Sebby。”


  而就在访谈前一晚,Sebastian像往常一样关灯入睡,他闭着眼睛,听到门口传来钥匙入孔的声音,然后转动的清脆声响,门开了。


  然后衣服挂在门口的挂钩上的摩擦声响,熟悉的脚步声,声音放的很轻,然后浴室传来水流声。


  Sebastian就闭着眼睛等着,那个最近一直平整的另一边床下陷,沐浴后的清香包裹了他。Sebastian感到手臂搭在自己的腰上,后颈被吻了一下。


  “晚安,Sebby。”有点疲倦但又清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融合进这个时节带着凉意的夜晚。Sebastian往后缩了一下,贴紧了身后温暖的胸膛。


  身后的人一直以为Sebastian睡着了,他有点意外地看着Sebastian蹭进自己的怀里,于是他紧紧地用手臂圈住了Sebastian。


  “晚安。”Sebastian难得带着浓浓的睡意说,“Chris。”


 


  “好久不见。”Sebastian点了两杯咖啡,给对面的Josh推过去,“最近还好吗?”


  “一切还不错。”Josh喝了一口咖啡,说,“你看最近的IMDB了吗?”


  Sebastian想了想,摇摇头:“没看,发生什么了吗?”


  “你又多了几个新昵称!”Josh拿出手机给Sebastian看了一眼,笑着说,“瞧,兄弟,可爱吗?”


  “我发誓没人这么叫过我。”Sebastian瞥了一眼,被页面上奇奇怪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昵称也逗笑了,他摆摆手,“我还记得你在Happy Sad Confused Podcast上问我昵称呢。”


  “快别提了,”Josh有点好奇地问,“我还记得那个‘Sebby’,真的只有你的妈妈叫过吗?”


  Sebastian看了他一眼,手指敲了敲杯沿。


  “没别的意思,兄弟。”Josh连忙摊手,“我真的只是好奇,‘Sebby’这个名字太可爱了。”


  Sebby。


  Sebastian最熟悉的一个昵称。他想问Josh,你说的是哪一次?


  他记得最开始是妈妈叫自己这个名字,他刚刚摆脱了剧烈的文化冲击,好不容易融入了高中校园。妈妈那时候演出很少,有时在家里的琴房练一下午钢琴。


  “Sebby。”当Sebastian回家时,妈妈会叫他,“来听一下这首曲子。”


  Sebastian会弹钢琴,但不是特别精通。他的妈妈是个钢琴家,对这个优雅的乐器抱有一种真挚的热爱。他在罗马尼亚在维也纳直到纽约,都能伴随着妈妈的钢琴曲。他的乐感很好。


  在维也纳生活的时候他还会说几句日常用的德语。但这门语言和钢琴一样被Sebastian列入“不会”的表格里了。


  “能不能不要叫我这个名字了。”Sebastian有时会咬着妈妈做的苹果馅饼,抱怨,“太傻了。”


  “并不,甜心。”妈妈用精致的小刀切割着热腾腾的馅饼,“这个名字很可爱。而且只有真心喜欢你的人才会叫你这个名字。”


    于是Sebastian在妈妈的“Sebby”“Sebby”的呼唤声中度过了整个高中。


  


  如果Josh问的是这个,他可以滔滔不绝地说很长时间。然后让Josh好好感受一下这个美好的家庭之间的温馨与友爱。


  Sebastian还想起了Chris。


  他是个粘人的家伙,别看他在镜头前多么严谨正经,其实只有Sebastian知道他真的是个彻彻底底的大型犬。  


  在片场的时候Chris喜欢逗Sebastian玩。


  《美国队长1》时,Sebastian刚认识Chris。对方经常有点焦虑地翻着剧本,然后对穿着脏兮兮的军装的Sebastian说:“过来和我对一下戏,好吗,Seb?”


  这时候还是Seb。Sebastian想。再到后来,就是Chris在片场追着他喊“Sebby”了。那时候Sebastian恨不得把剧本卷成一团塞到Chris嘴里。
   
  
  Sebastian还记得Chris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他们还没正式确定关系,Chris有点局促地站在Sebastian家门口,一只手捧了一束鬼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玫瑰花,另一只手拎着香槟。


  “Sebby。”Chris有点艰涩地开口,他顿了顿,皱着眉说,“该死的,我想了一路该和你说什么,现在全忘了。”


  Sebastian看着他,手指点了点他手里的花束,问:“给我的?”


  Chris点点头,他没抹发胶的金色短发软软的贴在前额上,眼睛里是紧张地泛起波纹的湖水。


  “谢谢。”Sebastian等了很久都没等到Chris说话,他翻了个白眼,接过了玫瑰花,将Chris推到门外准备关门。


  “等等!我爱你!”Chris迅速扒住门框,他有点急迫地喊,“我爱你!Sebby!”


  “闭嘴!”Sebastian气急败坏地把Chris一把扯进来,探出头看了看走廊上确实没什么人,把门关上。


  Chris被Sebastian一拉扯硬生生的砸到了门上,他顺势一拽,Sebastian一趔趄摔到了Chris身上,门板被两个人的体重撞的闷响。


  Sebastian还没反应过来,他惊诧的样子撞进Chris的视线里。他们身高相仿,Chris微微低头蹭了一下他的鼻尖。


  Sebastian微张着唇,舌尖无意识地从唇角滑过,红润的唇色就像此刻在桌子上的鲜玫瑰。然后Chris捕捉到了这支玫瑰。


  Sebastian先抿了一下唇,Chris轻柔地蹭着他,牙齿轻轻地咬着他的下唇。Sebastian用舌尖试探了一下,Chris睁开眼睛笑了,此刻荡漾着笑意的眼睛里尽是Sebastian的影子。


  “别那么大声喊我这个名字。”Sebastian说。Chris手里的香槟在刚刚拥吻Sebastian时掉落在地上碎了,浓郁清冽的香槟气味醺染着整个房间。


  Chris紧紧地抱着Sebastian,Sebastian微微踮脚将自己的脑袋靠在Chris的肩膀上。Chris在他耳边,黏黏糊糊地说:“那我以后就小声叫你啦。”


  Sebastian没有反驳,或许是空气里沾染的香槟香气让他有点醺然醉意。他不想探究任何原因,玻璃碎片在他们脚边,酒打湿了地毯,留下深色的水渍。


  “都怪你。”Sebastian小心翼翼地绕过玻璃碎片。


  “我收拾。”Chris举起手作投降的样子,和Sebastian躺在了一张床上。


  Sebastian还记得《美国队长2》的时候,Chris天天拿着饼干逗戴着面具的自己。


  “走开。”Sebastian的脸被面具遮住,他白了Chris一眼,闷闷地说。


  “你不吃吗?”Chris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头发乱糟糟的,手里端着一盒饼干,“我刚拆开的。”


  我根本吃不了!Sebastian生气地挥了挥拳头,金属手臂发出咔嗒声响,有些地方磨的他手生疼,他左臂的动作导致他手臂有些擦伤。他皱皱眉,跑去找造型师了。选择性的无视了Chris吃饼干时的声响。


  晚上的时候Sebastian还在生气,他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又饿又累,厚重的戏服让他闷的要窒息了。他洗完澡瘫在床上,手臂上还有点泛红的擦伤,但他没精力管这个了。


  Chris悄悄进来,他手里提了一袋东西,放在了床边,他看着瘫在床上的Sebastian,把他拉起来靠着自己。


  “你要干什么?”Sebastian闭着眼睛。


  Chris没说话,他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药膏,抹在了Sebastian的手臂擦伤处。清清凉凉的感觉让Sebastian有点疑惑地看过去。


  “治擦伤。”Chris耸耸肩,“我经常用这个。”


  哦。


  Sebastian点点头,又不理他了。


  “你饿吗?”Chris说,“我给你买了吃的。”


  Sebastian不为所动地躺着。


  “蛋糕。”Chris一一拿出来,“饼干,薯片,面包。”


  我心里住着一头狼,你别来打扰我。Sebastian心想,它很暴躁,会咬你的。


  “Sebastian。”Chris喊着他。


  “Sebby。”


  “Sebby……”Chris的声音还有点委屈。


  妈的。


  Sebastian翻身而起,他空虚的胃被刚刚蛋糕的香气给诱惑的彻彻底底,更何况Chris还不停地叫着自己,大有一种你不起来吃我就叫你名字一晚上的决心。


  狼也会饿。Sebastian嚼着撇掉奶油的蛋糕,安慰自己。
    
     
“Sebby。”Sebastian记得自己靠在床头上,用冰袋给紧紧皱着眉头的Chris降温。


  Chris身上有点烫,他发烧了。喊他的名字声音都是沙哑的。


  Sebastian让Chris吃退烧药,Chris有点推拒。他觉得很冷,但身上很烫。


  强迫着吃下药片后,药效上来Chris就有点困。他紧紧地握着Sebastian的手,看Sebastian将床头的灯关上,叹了口气,说:“晚安,Sebby。”


  Chris喜欢对自己说“晚安“,也喜欢说“Sebby”。每个晚安都代表着还会有清晨的问候。


   
  “Sebby“还发生在很多地方,比如说Chris的吻 烙在腰侧,自己轻声喘息,抓紧床单的时候。比如有各自的工作需要分开,Chris拥抱自己在耳边道别的时候。还或者是Chris终于成功烤出一个苹果派,兴奋地端过来给自己看,苹果派的香气伴随着Chris轻快地声音就像Sebastian所向往的生活一样。


  更比如说这个宣传。


  《美国队长3》上映前,Team Cap小组负责亚洲宣传任务。


Chris太兴奋了,以至于他经常脱口而出“Sebby”。


Sebastian睡得不是很好,宣传期天天坐飞机从这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所以Chris总是特意让他多睡一会儿。


  “Sebby。”Sebastian醒来时就看到门口已经穿好衣服的Chris,“醒了?”


  Sebastian有点视线朦胧的往自己身上套衣服,然后揉揉眼睛去洗漱。


  “今天我们得早点。”Chris将手里的三明治递给洗漱完毕的Sebastian,“我们有好几个行程。”


  Sebastian咬住了Chris手里拿着的三明治,含糊地说:“再给我五分钟,我去找个外套。”


  


  Chris叫Sebastian“Sebby”过于频繁,有时候他顺口就说出来了还不自知。Sebastian记得他们去新加坡宣传,Chris好像越来越不忌惮了,他在Sebastian举着画的时候兴奋地说“Sebby's hair”,听的Sebastian心里一惊。


  Sebby。


  Sebastian在见面会时被小男孩提问了个问题,他需要给Chris一个拥抱。他走过去,伸出手与Chris握了一下,Chris的掌心摩挲着Sebastian的,他像无数次的拥抱一样,轻轻踮脚靠得紧紧的,脑袋枕在Chris的肩膀上,发丝蹭着他的脖颈。


  “Sebby。”Chris突然在他耳边轻声地说,声音极小,“我爱你。”


  Sebastian全身微微一抖,他松开了怀抱,脸部发烫,他想警告Chris注意一点我们可是在公共场合。但他耳根都红了,心跳的像急密的鼓点。于是Sebastian迅速地跑了回去抱住那个提问的小男孩来掩饰自己轻快的心境,红了的耳朵,以及遮掩不住的喜悦与爱意。


  难以相信自己和Chris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听到“我爱你”还是会像青春期的小男孩一样,内心充满了粉红色泡泡 。


  他不想告诉Chris,不能让这个家伙太得意了。


  小男孩被他紧紧地抱起来捂着耳朵尖叫,Sebastian余光看到Chris,对方笑得很开心,眼神却全部落在他身上。


  Sebby。


  Sebastian听到这个名字从Chris口中说出来,心里就会温柔的像抚过树林的风。


  他承认,这个名字很可爱,而且只有真心喜欢自己的人才会叫自己这个名字。
   
   
  “你怎么了?”Josh在Sebastian面前挥了挥手,让他集中注意力,“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Sebastian低头抿了口咖啡。他只是想起很多往事,美好到只是粗略的回忆就足以让自己嘴角上扬。


  “所以‘Sebby’这个名字,真的只有你的妈妈叫过吗?“Josh不死心地追问。


  Sebastian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他打开看了一眼:


  ——我开完会了,现在在咖啡馆门口,出来吧。


  联系人处的落款是Chris。


  Sebastian勾起嘴角,他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或许糖块加太多了,咖啡的苦味完全被掩盖,从唇齿到喉间是甜腻的香醇。


  “抱歉,Josh。”Sebastian道歉,“有人来接我了。”


  “所以那个问题……”Josh依依不舍地问,他身为电台主持人,职业本能让他想把好奇的事情探索的一清二楚。


  “除了我妈妈,还有一个人喜欢叫我这个名字。”Sebastian微笑着,眼睛唇角盛满了柔和,“后来他成了我的伴侣。”


  Josh点点头,看着Sebastian穿上外套跑出去,才慢慢地反应过来。


  等等……他?
   
      
“Chris。”Sebastian拉开车门,勾起嘴角对里面的男人打招呼。


  “嗨,”Chris将他拉进来,在他唇角吻了一下,“Sebby。”


-FIN


其实本来想攒攒梗写个正经的……然而今晚被轮番炸了一遍后感觉Evanstan甜的想哭于是就暂时搞了这个梗。等过两天攒够梗,准备弄个宣传期第二度有感而发【×   这篇完全猝不及防搞出来的超级草率。
啊,明天体测【咸鱼.jpg
这段时间宣传期CE仿佛开启了非常厉害的技能点,全程撩包!!!新加坡宣传甜的旋转!

评论

热度(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