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盾冬PWP】你好,士兵

明江渡刀:

前言:老司机偶尔也想开个车……结果车还翻了。微DS向,接彩蛋剧情,一发完,放心吃,至于好吃不好吃就另当别论吧,反正我觉得挺柴,但一碗肉炖了五千多字我已经尽力啦……【哭倒在地】


 


  史蒂夫的脚步声很轻,又很沉稳地落在地面。


  现在已经是西半球的深夜,瓦坎达灼热的空气开始冷静下来,一切鲜活的躁动平息,国王的研究中心里安静得深沉。这条长而密封走廊没有光源,只有玻璃墙外灌木丛中景观灯低矮黯淡的光线聊以驱散浓郁的黑暗。他的脚步声无声无息。


  从接到消息后,他就马不停蹄地从任务地点赶来这里,直接驾驶战斗机降落在研究中心楼顶。数十个小时的行程并未使他有任何疲惫,制服仍未换下,盾牌依旧拿在手中,头盔下颔骨的线条坚毅如常。


  几乎是潜行一般,他走到连廊尽头的房间前,静立了几秒钟,把手掌按在电子锁上。电子仪器“嘀嘀嘀”地响起来,蓝色光线在他指尖滑过,把他的指纹扫描进去,门开了。


  屋子里还亮着灯。微弱的,昏黄的光线,从距门口一个拐角的床头灯上投映出来。床头灯旁边的床上,屋子的主人正放下书,戒备地看着来客。


  史蒂夫的喉结上下动了几下,他没有再走进去,只是站在门口,一手扶着墙壁,怔怔地看着床上的人,宽肩阔背的阴影在地上拉出长长的斜线。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僵硬,不由自主地,颤抖地,悲伤地,快乐地。


  他蓝眼睛里的那抹绿色终于回来了。


  巴基穿着白色的紧身背心,白色家居裤,光着脚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厚厚的书。他抬头看着门口的史蒂夫,脸上没有什么分明的表情,却又说了许多话。他的眉毛柔软地攀附在他的眉骨上,眉尾顺着眉骨向下弯出柔软的幅度,宽而线条优美的眼睛一如往日般明亮水润,看什么都好像含着情。


  他们的目光在空气里试探性地相触,仿佛多年未见后短暂的陌生和疏离,谁都想拾起什么,谁都想打破什么,却终归于无言。


  “国王陛下告诉我,你醒了。”史蒂夫说。


  巴基点点头,试图在自己脸上扯出一个浅淡的笑容,他抬了抬自己的左臂给史蒂夫看:“他们什么时候给我新换的胳臂?我还在适应它,用起来还不错。”


  史蒂夫走向巴基,把盾牌搁置在旁边的小咖啡圆桌上:“他们升级了机械臂的一些细节,并且覆上了振金,它会更坚固耐用。”


  “哇哦,我会找个时间亲自去向陛下道谢的。”巴基抬头看着史蒂夫的动作,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史蒂夫坐到床边上。他坐下来的那瞬间,整个人便像松弛的远山一样,卸下了满身的侵略性。似乎是屏住呼吸很久之后的骤然放松,从紧绷状态猛然懈怠下来,如同疲倦的猛兽归巢,汹涌的波涛渐息。他低下头,在昏沉的灯光里寻找到巴基的目光,把手放在对方的肩颈间抚摸:“我已经等了你很久。”


  巴基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他把自己的目光从史蒂夫脸上收回来,眼神躲闪地朝旁边看去:“我很抱歉,史蒂夫,让你等我那么久——”


  “不,别说抱歉,”史蒂夫把手指覆在他唇瓣上,阻止了他继续说出口的话语,“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巴基。”


  史蒂夫的手指被一层薄汗浸润得潮湿温热,恍惚间,巴基觉得自己的嘴唇也都被弄湿了。他没再开口,突然有点畏怯,畏怯于自己心里正期待着的事情。他迫切地、渴望地想和史蒂夫发生些什么,就像他们曾经那样。暌违几十年的拥抱,潮热,亲吻,抚摸,还有史蒂夫那充满控制欲的命令和占领。


  他眨动着睫毛,透绿的眼睛变得湿润,小心翼翼地看着史蒂夫。史蒂夫的手还覆在他唇上。从史蒂夫还是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的时候开始,巴基就发现了史蒂夫对他的控制欲,这很奇怪,分明他才是更为强壮高大的那个,可他却更听史蒂夫的话。史蒂夫在很多时刻会显得强硬,他倔强的性格和固执的脾气常会使人不快,这个矮个子身上有股惊人的神奇的力量,能让巴基无意识地服从和追随。


  史蒂夫的手指从他嘴唇上挪开了,掌心微弓,包裹住他的颔骨,沿着他的脸颊慢慢抚动。又缓慢,又温柔,带着克制的力度,像是深情得无处表达,像是迷恋得无所适从。


  “我很想你,巴基,你睡着的日子,我常常一个人跟你说话。”史蒂夫俯下了身,鼻息浅浅地喷在巴基的耳廓。


  巴基的耳朵上有一层细小的白色绒毛,这是很多人未曾发现的一点。它赋予了巴基几分孩子般的天真,哪怕命运无情地用黑暗和绝望掩埋过他,他也未曾丢失自己身上那些美好善良的部分。


  “你不该一见面就和我调情……”巴基小声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个句子,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史蒂夫轻轻地笑了起来,巴基几乎能感受到他胸膛的震颤。他直起身,把掌心盖到巴基的下巴上,这使他像是带有几分强迫意味地在捏着巴基的下巴:“你觉得我是在和你调情吗,副队长?”


  哦,副队长,他又提起那个关键词。在他们还都是咆哮突击队一员的时候,巴基就是咆哮突击队的副队长,他爱对着巴基念这个称呼,然后命令巴基做些什么。


  “是的,队长。”巴基勾起一抹轻佻的笑,“你在勾引我。”


  “注意你的语言,士兵。”史蒂夫神情冷硬而严肃地说着,动作却很轻柔地在他脖子下面垫了两个枕头,接着把自己的脸也凑了过去,用冰凉的鼻尖擦碰着巴基的面颊,鼻息冒着热气。


  巴基吞咽下一口口水,双脚紧张地绷直。史蒂夫几乎已经笼罩住了他,太近了,这个距离近得危险,给他巨大的压迫感。史蒂夫一直是一个有着巨大压迫感的男人,无关他强壮的身躯,而是他的个性和气质,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听从他的领导和号令。他生来就是个领导者。


  他们接吻了。史蒂夫把自己的嘴唇印在巴基的唇上,舌头撬开巴基的牙齿,侵入他湿润的口腔。巴基无声地接受着这个吻,抬起右手抓住史蒂夫的大臂,把他拉向自己,祈求着这个吻的更加深入。


  史蒂夫没有顺着巴基的动作来。他抓住了巴基右手的手腕,把它按在枕头上,自己则更向前靠进,右膝跪在床沿,左腿在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


  这个吻起初还是缱绻和温存的,很快就变得急促起来,唇舌相交间湿润滑腻的刺激引爆了他们的感官,快感如同电火花顺着脊椎一路噼啪燃起,烧到脚尖。巴基的右手被史蒂夫桎梏着,左手还不甚灵巧,只能堪堪扶在史蒂夫精壮的腰侧。他不确定自己能否精确控制住自己的力量,所以不敢用力去触碰史蒂夫的身体,怕自己会不小心伤到对方。


  史蒂夫用力地吮吸着巴基的舌头,鼻息变得粗重,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毫无疑问,史蒂夫爱着巴基,谁都知道对他来说巴基有多重要,可他们仍然低估了巴基对史蒂夫的意义。那是他的生命,他的灵与肉,他的救赎,他的信仰。他恨不得将巴基按进自己的骨血,让他们两个彻底融为一体,再不会分别。


  史蒂夫的另一只手插进了巴基的头发里,巴基的发丝很粗,触感并不柔软,但却是丰足的满满一掌心。他把那些纠缠的头发梳顺,膝盖顶进巴基的两腿之间。


  巴基溢出一声呻吟。史蒂夫的膝盖顶在他两腿之间,让他不得不分开双腿,接受史蒂夫更进一步的侵略。他的金属臂彷徨地流连在史蒂夫的腰腹处,好像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史蒂夫的嘴唇从他的唇边离去,他稍微直起身子,蓝眼睛深深地凝视着巴基,握住了那条机械臂。


  “它们能感觉到,对吗?”史蒂夫问巴基。


  巴基迷茫地点点头,他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对他的钢铁臂是否有直觉感兴趣,大部分人都以为那只是个恐怖的杀戮工具。冷酷又无情,残忍又强大。


  史蒂夫的眼神变得有点悲伤。他抬起那只金属臂,低下头亲吻它的手背,蜻蜓点水一般浅浅地亲了好几个。


  巴基轻微抽动了下,想把金属臂从史蒂夫手中抽离,史蒂夫却握得更紧了。


  “以后,它将属于我。”史蒂夫低声说。


  巴基惊讶地瞪大眼睛,似乎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史蒂夫朝他笑了笑,把那条金属臂也按到枕头上,只用左手扣着巴基的两条手腕,弯下腰,从巴基的下巴一路吻到他的小腹。


  湿润的嘴唇温暖又柔软,好像羽毛扫过皮肤那样发痒,巴基受不了这种感觉,绿眼睛里渐渐覆上欲望的暗色。他徒劳地张开嘴,唇瓣如玫瑰花一样娇嫩水润,如同脱水上岸的鱼一样快速地呼吸:“史蒂夫……”


  “我在这儿,巴基。”史蒂夫抽空从对巴基的开垦中抬起头,眉毛向上抬,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把你自己交给我,巴基。你的全部都属于我。”


【完】


=========


再开车我就是个废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评论

热度(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