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盾冬][G]Rogers and Barnes 01. Great Expectation

苑子~

Imbrian:

中文名稱:Rogers家和Barnes家


備註:南北戰爭(小婦人)AU


長篇【緩慢更新,因為我要查點資料才寫得下去,一次就只更一點點】


【明天會更02,但是後續一直到8月9號我得去參加學校交流,可能斷斷續續會更新,最壞的可能就是完全無法更新,嗯......】


級別:G




01.  Great Expectation






Steve聽說看見流星的時候可以許願,他沒什麼特別的願望,就是希望自己身體能健康一些,只不過今天早上醒來,他的願望沒能實現,熱度襲來,他還是只能無力地躺在睡床上,這時隔壁家的鋼琴聲緩緩地傳了過來,奏鳴曲,簡單的曲調,雋永的旋律,聽著聽著他有些倦了,他總是會倦的,但他不想在天還沒黑前就闔上眼,隔壁Barnes家的長子Bucky今天還沒來過,Bucky答應了要來替祖父寫信的,若是他還沒睡,Bucky會進來和他說說話。




不能睡,Steve抽起擱在一旁矮桌上的書,硬是讓自己睜開眼。




沒過多久,Steve覺得自己聽見樓下大門敞開又關上的聲音。






女傭似乎說了什麼,但對方的回應很低,Steve聽不清,沒過多久門外傳來上樓的腳步聲,有人走進了書房,祖父也說了什麼,但祖父的聲音比對方更為低沉,他更聽不清,有可能是Bucky,當然有可能是他,不是他還可以是誰呢?Steve掙扎著坐起身,想讓對方打開房門的時候第一眼就能夠見到他,就當他撐著自己的身體要坐起來時,房門輕輕敞開了。






當然是Bucky,隔壁家的長子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了他的床邊,拿起他為了坐起身,擱在被子上的書,湊到眼睛底下看了一眼,Bucky笑了,「狄更斯,Steve,很好的選擇。」






「是你推薦狄更斯⋯⋯」Steve支吾地解釋,「是新書,祖父從倫敦託人買來的。」




「是,我是說過。」Bucky替他把書放回床邊的小矮桌上,「你發燒了,早點睡吧。」




「我想你會過來的,想和你說上話⋯⋯」他是發燒了,外頭下著雪,能不發燒嗎?




Bucky站起身,走到了火爐旁邊,彎腰夾了幾塊木頭到裡頭,爐裡又發出木頭著火噼啪作響的聲音,Bucky走回床邊,輕輕坐下,伸手把書拿了起來,另一手壓低了Steve的頭,把他往被子底下塞,「睡下吧,我念一章給你聽,念完一定得睡。」




Bucky大概把他當成了自家的弟弟們了,Steve心忖,有些無奈地順著Bucky的意思躺了下去,聽Bucky用他溫和的語調緩緩從書籤標記起來的那頁念起。




*「當我抵達家門的時候,我的姊姊對於哈維謝小姐的一切感到非常的好奇,據此問了一連串的問題。而很快地我發現我自己的頭不受控制地東倒西歪,甚至無意識地將我整張臉擦過了廚房的牆沿,因此我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將那些疑問一一回答⋯⋯」






才念了兩行,少年就草草打住,因為床上他臥病在床的玩伴已經陷入熟睡。




他把書籤夾回同一頁,才念三行,而且大概沒半個字進到對方的耳裡,他彎下腰,把對方的被子輕拉上來,蓋住了對方的肩膀,又把被子的兩角塞進了對方的身下,他溫柔地碰了一下對方發燙的額頭,又擔心地從一旁的水盆裡,將手帕撈起絞乾疊了上去。




今天早上他又送了父親上戰場,這是父親第二次前往前線,Bucky低下頭,看著Steve的臉龐,Rogers先生在四年前投身這場戰爭後亡故,母親也在不久後悲痛欲絕身亡,留下Steve和老Rogers先生相依為命,富裕的Rogers家對他們多有照顧,這次父親上前線,結果還在未定之天,但Bucky不得不開始想自己也從軍的可能性,如果這場戰爭不結束的話。






他明年就要十六歲了,屆時他應該會加入父親的行列。




但Steve不會,瘦弱的Steve好不容易才從猩紅熱中康復,不可能能當兵的。




想到Steve可以遠遠地躲過戰火,Bucky就由衷地慶幸。






屋裏的溫度比他方才進來的時候暖活了許多,他站起身,用火鉗撥了撥裡頭的木塊,讓火再燒一陣子,接著他走到窗邊,從這棟大宅俯望自己家的小平房,他看見麥侃夫人從家裡離去的身影,看見母親在門口來回踱步大概是在尋找他的動作,他知道是時候返家,不能夠在這裡多做逗留了,依依不捨地,他回到床邊再次確認了Steve的被子蓋緊了,低下頭隔著手帕給了對方一個祝福的吻。




「早日康復,親愛的。」








離開行經剛剛替手不好使的老Rogers先生寫信的書房,他瞥見了角落那台屬於Steve母親的鋼琴,蒙著塵默默地靠在厚重的窗簾旁,他知道不能夠彈,不只是因為鋼琴大概音準早就跑調的原因,而是不能擾醒病人。




老Rogers先生從走廊那頭走了過來,「James,你要回去了嗎?」




「是的。」恭敬地回答,他露出有禮的笑意,「Steve睡著了,爐子裡還有火,Mary過一、兩個小時後,可以再去替他添柴火。」




「James,如果戰爭不結束,你也要上戰場去嗎?」




他頷首,「只怕我必須前去,如果我上前線的話,雖然不知道機率大不大,但是也許有機會能夠讓父親留在家中,父親能夠為家裡的經濟解困,弟弟們都可以好過許多,我能做的工作太少了,母親不願意我去礦坑。」




「要是我還有一個識字的兒子,我也不會讓他進到礦坑裡頭。」老者緩緩搭上他的肩,「你畢竟念過這麼久的書,如果你不嫌棄,你可以到我們在紐約的店面裡面工作,動亂過後,現在那裏已經平靜許多,不至於危險,你也能有份薪水。」




「我太年輕了,Rogers先生,我很感激。」Bucky垂首,「我怕傷害到你們的商譽。」




「你太瞧不起自己了年輕人。」老者微笑,「也許戰爭很快就結束了也不一定,倘若戰爭結束了,你勢必也是要想想自己的未來,不能夠毫無準備,若是女孩還可以早早嫁人,但是男孩子不一樣,你未來想要做什麼呢?」




他抿唇,他每天就是替Annie姑媽念書,再來替老Rogers先生處理文書工作,賺一點小錢貼補家用,但這一來一往的車途迢迢,他實在沒有什麼餘裕考慮自己的未來,父親提過大學,東北邊有很多好學校,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入學。




很久以前他想過做律師,只是那也要找到事務所供他學習,怎麼都不容易。




「Steve如果健康一點了,我打算送他去英國學畫畫。」老Rogers緩道,「你如果想要念書,不如就和他一起去倫敦,彼此有個照應?」




他睜大了眼,看著眼前一直待他不薄的鄰居,他的母親一直說他是真正的紳士,一點也沒錯,「但我不能——」




「我想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如果戰爭結束了,你和Steve一塊去念書,回來再找份好工作,我會和你的父母討論,你無須擔心。」




他大概有些慌亂地點了點頭,老者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踱步從他身邊離去。




如果戰爭結束的話!




Bucky幾乎想要回到Steve的房間把對方喊醒,他們可以一起去英國念書,Steve畫畫,然後他可能可以念他連想都不敢想的文學,他想要寫小說,寫一本關於戰爭、離別還有永誌不忘的愛的故事,有著像茶花女動盪的時局、像咆哮山莊清冷的氣息。




Steve會給他的每本書都安上插畫。






他好像已經能看見碼頭和船,船邊紅頭髮的愛爾蘭人在揮拳咆哮,他好像可以聽見空氣中的汽笛聲,宣告著離港的時間,他帶上了Rogers家的大門,提起腳步走往回家的路上。




他好像還哼了歌,好想知道戰爭能否明天就結束?




他愉快的腳步迎上了正在門口的母親,與他顏色相仿的雙眸望進了他的眼底。




「James,你的父親——」






*摘自《遠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第九章,我的渣翻譯大家別介意。

评论

热度(112)

  1. 丶Hail Bucky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
    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