丶Hail Bucky

384迷妹一只

【盾冬】杀死汝爱(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开心🎉太喜欢了😘😘😘😘😘😘这个盾带感

Bradlin:

*@丶Hail Bucky  点梗(结婚+离婚+双黑+嘿嘿嘿),妹子抱歉拖了这么久!


*时间线队2后,名字和同名电影无关,不是AU!


*前部分节奏慢,字数多预警,有NC-17


 


 


 


        杀死汝爱/Kill Your Darling


 


 


 


       敲门声突兀地响起时,Steve正把烧开的水从燃气灶上拿下来。


 


       神盾局垮台后,一切都乱了套。神盾局局长在公众眼里是个已逝之人,最有信服力的特工成为众矢之的。而美国队长,已经不再是被世界需要、被人民景仰的英雄。


       理事会的人跟他说“正好趁这个机会给自己放个假”的时候,Steve微笑着接受了这个客气的闲置令——遵循着他作为士兵的本能。


       但其实他清楚,被视为“英雄”的美国队长,其实更多时候,人们更愿意叫他“义警”。坦白说,美国队长已经疲倦了,所以,是的,作为Steve Rogers,他有点可笑地不排斥这个“假期”。


 


       可是当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突然停滞,Steve发现,萦绕在他心中的念头就只剩一个,而且它还在很可怕地疯狂地生长、蔓延,就好像无限繁殖的癌细胞。


 


       而当他“哐”一声打开门的时候,那些念头瞬间喷涌而出,将他淹没——


 


       “Bucky?Buck!”


 


 


 


 


       Bucky是在那个纪念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士兵的博物馆里找到自己过去的痕迹的。震惊于过去的同时,他变得很惊恐:这七十年以来,自己做的到底是什么?


       但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解说屏幕上那个站在他旁边逗得他笑起来的人。


 


       他认得他。


       就是那个七十年来第一次对他说出一个名字而不是“冬日战士”的人,说着“I’m not gonna fight you”毫不还手地任自己打的人。


       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把他从水里捞起来的人。


 


       很奇怪地,看到他那一刻,Bucky内心的那些躁动瞬间平复了下来,就好像、好像是抓到了什么依靠一样。


       那根溺水时的稻草。


 


       所以Bucky决定去找那个人。


 


       寻找自然还是有点棘手的,但作为一个顶级的……杀手,Bucky最后还是在那个隐蔽的安全点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当门打开后,他看到了那个人。他和博物馆里一样,有浅金色的头发和湛蓝的双眼。而看到自己的一刻,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告诉自己:他快要哭了。


 


       然后下一秒,自己就被一把抱住,对面的人好像是用上了他全部大得可怕的力气,Bucky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压在他怀里被碾碎了。这几乎令他杀手的本能觉醒,但听着他在自己耳边一遍遍重复着“Bucky”这个名字,他又压制住了自己的举动。


       只是,这很疼。Bucky不禁动动左手。


       见鬼的,疼得那么真实。就好像他的手从来不是用金属做成。


 


       淹没在巨大的庆幸、喜悦和各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中的Steve冷不防地被这小小的动作惊回过神来,他很抱歉地将Bucky松开,与此同时揽着他的腰轻轻往屋里推,“我很抱歉Buck,但你知道,能见到你真是……”他顿了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好的事了。”


 


       Bucky随着他进屋,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似乎是从前挚友的人,毕竟他对他的记忆所剩无几。可是他看着那个十分庆幸于自己到来的人,觉得应该做出点回应,“S、Steve,我……”


 


       可Steve却好像毫不介意地递给他一杯刚兑好的温水,笑着对他说:“没关系的Buck,今晚一起睡吧,和以前一样。”


 


 


 


 


       Steve是在半夜醒来的。他一向浅眠,今夜犹此。当他睁开眼时,冷不防对上一双直直盯着他的幽深瞳孔。那双眼睛里漆黑又深不见底,和他熟悉的完全不同。


       “Buck?怎么了,睡不着吗?”Steve从床上撑起来,当他伸出手快要接触到Bucky的脊背时,对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于是Steve皱着眉露出一个微笑,“没事的,Buck,已经没事了。”


       Bucky卸了力道,任凭Steve的手抚顺他的脊背,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Steve……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


 


       几乎是有些喜出望外地,Steve一把将Bucky拥入怀中,很紧很实。随后他又放开,跳下床冲出房间,回来时他扬扬手上的沙发垫,“记得吗?”


       “Buck,你和我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那时候我很瘦小,所以你经常把我从欺负我的人手下救出来。”他说着用肩膀碰碰坐在旁边的人,“说起来还真是逊。”


       他看到Bucky的嘴角有些松动,似乎也因这温馨的旧时回忆而放松下来,于是Steve试探着开口:“Buck,你这几十年来,怎么样?”语气带着点小心翼翼。


 


       “还好。”他居然轻轻地笑了一下,“其实我记得的也没有太多。你知道的,大部分时间我想应该都被冻着,只有要杀人的时候才会被放出来。当然,任务完成以后我又会回去。”他那只藏在袖管下的左手紧紧揪着沙发垫,“乖乖地让他们再给我洗脑。”


       然后Bucky抬眼望向坐在他旁边的Steve,下一秒,他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被他打得快要失意识也没有喊过一声疼的人,眼里有什么隐忍着,却将要溢出来。他有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他那颗被冷冻了七十年的心,开始融化,破裂,再次在身体里涓涓流动。


       他学着Steve刚才的样子,用手臂蹭蹭他的肩膀,“Steve……嘿,别这样,我真的不太记得了。现在,不是已经好了吗……”


 


       Steve吸了吸鼻子,抓住那只蹭着他肩膀的手,湛蓝的瞳孔里倒映出Bucky的脸,“是的,已经好了……”


 


       接下来,Steve给Bucky讲了他在他掉下火车后如何打败了红骷髅,又是如何带着满飞机的炸弹沉睡到冰里,七十年后又是如何苏醒,如何加入神盾局,以及,怎样在见到他之后,又找回他。


       虽然他在叙述的时候已经尽量避重就轻,但是在说到他开着飞机沉到冰里时,Steve还是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一紧,于是他安抚性地朝Bucky笑笑,换来后者一个安心的眼神。


       到最后,Steve几乎将他们错过的这七十年里的所有事无巨细都告诉了Bucky,而后者只是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但Steve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已经不同于他们初次重逢了,那是真正的,Bucky的气息。


 


       “所以,你和黑寡妇的吻?”Bucky突然没头没脑地插进来这么一句。


 


       Steve愣了几秒,随即哈哈大笑起来,“Buck你要知道,打从我们第一次这样坐在沙发垫上聊天,我的这颗心就已经在你身上了。”他说着凑过去Bucky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这个才叫吻。”


 


       当第一缕曙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子时,沙发垫上相拥着聊了一宿的人才沉沉睡去。


 


 


 


 


       这之后,Bucky便安心地在Steve的陪伴下安顿了下来。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份,Steve会在每天早晨出去晨跑,然后带着早餐和一天的食物回来。而当他回到家时,Bucky通常会为他们两个准备好一壶咖啡。


       他们会在享用早餐之前交换一个早安吻,这有点类似于基督教的饭前祷告,但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这的确十分神圣,天知道这辈子还能够重逢是因为上辈子他们做了多少好事。


 


       尽管这样,Steve偶尔还是会带着Bucky出去透透气。通常他和他的复仇者朋友们会选择在Clint的家里,于是那个隐秘又安宁的地方在接纳了Bucky之后,常常会充满欢声笑语。


       出乎意料地,昔日的冬日战士似乎和小孩子很能相处得来。Clint家的小女孩每次都会闹着“要Bucky叔叔背”,就连刚出生不久的小Nathaniel也会很给面子地在Bucky在的时候不哭不闹,并且揪着他的长发“咯咯”地笑。


 


       Steve在一旁看着爱人手忙脚乱地应付着那些可爱的小天使,嘴角不自觉地上扬。Natasha翻了个白眼以一种“噢拜托”的语气开口:“行了Rogers,我们都知道你的Bucky已经回来了,收起你嘴角的口水。”她说着凑近一手拍上Steve的肩膀。


       正当Steve笑着想要伸手格挡时,女特工低沉的嗓音不着痕迹地在耳边响起:“你得有点提防,还记得我的比基尼吗?”


 


       她说完又再次不着痕迹地离开,双手插在裤子的后口袋里,随意地看着院子里和孩子们玩耍的Bucky。Steve皱着眉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再次将视线聚焦在Bucky脸上淡淡的笑容。


 


       “他已经不再做那些事了。”


    


       几个月后他们又去了一次博物馆。他们一起看了那个循环播放的录像,虽然彼此都已经不记得那时他们在说什么才会令对方都笑得那么开心。他们还去看了穿着他们往日制服的模特,然后再指着彼此身上的夹克和牛仔裤相视一笑。Steve甚至还学着那个介绍的语气说道“Bucky Barnes and Steven Rogers were inseparable on both school yard——”“And battlefield.”然后Bucky会面无表情地接下去。


       离开博物馆时,一个步履匆匆的小伙子不小心地撞到了Bucky,Steve揽住他往自己这边带,然后问道:“没事吧?”


       Bucky朝他笑笑,“我能控制,现在在你旁边的不是冬日战士,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Rogers上尉。”


       Steve朝他敬了个礼,拿手压低他的帽檐,然后他们一同走了出去。


    


       在Bucky敲开Steve家门的半年后,他们在Clint家的后院里互相交换了戒指。十分认真的美国队长认为这样打扰别人会不太好,而Laura表示请一定在他们家举行婚礼,因为那个可爱的小天使实在太想体会当花童的感觉。Tony调侃“这是两个老冰棍的老式婚礼”,但还是贴心地准备了一对他有生以来碰过的最朴素的戒指。Natasha给十分好奇的Thor解释着这是中庭的结婚仪式,后者很虚心地表示阿斯加德也有这样的传统。


       而这场婚礼的最后,以众人都趴倒在桌子上也没能灌醉体内有四倍血清的士兵收场。Bucky看着爱人笑得很轻松,“他们总是这么乐此不疲。”


       Steve看着对方无名指上闪着光的指环,同样笑着将吻落在他的嘴角,“他们只是在为我们高兴。”


 


 


 


 


       “Buck,我明天有个任务。”他说着蹭蹭旁边人的耳畔,“但我会提前把晚饭准备好的,要吃的时候热一热就好了。”


       他的丈夫转过头来看着他,“神盾局让你又开始工作了?”


       “是的,清除九头蛇剩下的最后一个据点。”Steve耸耸肩,“如果不是这最后一个有点棘手,我想他们也不会用到我。毕竟,我现在不是个受欢迎的义警。”


       在听到“九头蛇”的时候,Steve看到Bucky眼里不可避免地黯淡了下去,然后担忧地看向自己。Steve带着安抚地朝他笑:“我们说好的,这不关你的事,还有要相信你的丈夫,他可是伟大的美国队长。”


       “而且我已经跟Fury说好了,这件事结束后,我会带着神盾局并没有垮台的秘密离开,然后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安享晚年。你真该看看我跟Fury说我已经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头子的时候他的脸色。”


       “事实上我们的确都是九十多岁的老头了。”Bucky定定地看着他。


 


 


 


 


       “第一战术小队守住出口,第二战术小队跟我进去,第三战术小队原地待命,随时增援。等我命令,准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行动!”他斩钉截铁。


 


       以举着盾牌的美国队长为首,所有人举着枪冲进了那个漆黑的据点,但已经处于发射状态下枪口指向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一个靠近角落的士兵十分疑惑。


 


       “嘀,嘀,嘀……”


       突然,一道规律的声响传入Steve的耳朵。战斗的直觉令他的神经立即绷到了极致,马上警觉过来的他冲向那个士兵所在的方位,在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推开那个士兵,将他身后闪着红色倒计时的匣子抱在怀里。


       “撤退!要爆炸了!”


 


       “轰!”


 


       在一道白光在眼前炸开后,Steve没有任何感觉。他只好像依稀看到,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在他眼前闪过,将自己从炸弹处带离。


       然后他就彻底陷入了黑暗。如同七十年前沉入冰里的那一刻。


 


 


 


 


       “你真该感谢那个被你推开的士兵最后拉了你一把。”Bucky递给他牛奶的时候还有点心有余悸,“不然现在就不是内脏破裂和全身粉碎性骨折能解决的事了。”


       Steve看着他的丈夫皱着的眉头下盛满后怕的眼睛,企图扯出一个笑,但脸上的伤令他“嘶”地停止下来,于是Bucky皱着的眉头又紧了两分。


 


       “好了Buck,都已经一个星期了。”说着他从床上撑起来,伸开手臂展示着,“你看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Bucky看着那个人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头发,没有办法地笑笑。


 


       “叮咚。”


       Barnes中士指指那杯牛奶,朝他的上尉使了个“给我喝光”的眼色,“我去看看。”


       片刻后他回来,看到玻璃杯已经见了底,点了点头。


 


       “Buck,那是谁?”


       “按错门铃的小孩子。”


 


 


 


 


       “Barnes中士,改造程序已经开始了……”


       “你将会成为九头蛇的新武器……”


       “把他冷冻起来……”


 


       “任务汇报。”


       “这星期早些时候你执行另一个任务时见过他。”


       “你做的事造福了全人类,你塑造了这个世纪,我需要你再做一次。人类社会正处在秩序与混乱的临界点,明天早上我们要帮他们抉择。但如果你不完成你的任务,我就没法着手,九头蛇就没法还世界它应得的自由。”


       “给他洗脑,重新来过。”


 


       “叮咚。”


       “士兵,现在九头蛇需要你完成最后一个任务。”


       “杀死美国队长。”


 


       他揪住了自己的头发,痛苦地将它们搅成一团。脑中的记忆排山倒海一样充斥了他的所有意识,将他的思绪不停拉扯搅乱,像是要将他活生生逼疯。


       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都在那个命令下达的一刻被层层剥离,暴露出他鲜血淋漓的过去。


       是的,他是冬日战士,一个杀人机器。他双手上沾的鲜血从未曾洗净。


       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杀掉那个融化冻僵的他的人。


 


       Bucky抬起头,看着熟睡的那个人的方向。


 


 


 


 


       肉,走图链


 


       高X潮后的余韵让美国队长有片刻的失神,他闭上了眼轻轻喘着气。


       额头忽然一凉,那种压迫性的气息顷刻间笼罩他全身。他缓慢地睁开眼——


 


       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他眉心,漆黑枪管延伸到握着枪柄的机械臂,那上面还泛着金属冰冷的光泽。


       冬日战士微微喘着气,情事后的嗓音还带着一丝沙哑:“没想到吧。”那双眼睛里再也没有卸下心防的柔和,重新泛起的是冬日战士的冰霜。


 


       美国队长眼里的火焰在一瞬间冷却下来,他沉声开口:“Buck。”没有应有的情绪,沉静得翻不起一丝波澜。


       Bucky脑海中划过一丝惊讶,但他的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能这么轻易地从九头蛇逃脱,并且没有遭到追杀。”


       冬日战士勾起一个轻蔑得不带丝毫温度的笑容。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是背负着九头蛇的任务,来杀死你的。”


 


       他看着对方手上闪着光的指环,内心泛起一种自虐般的快感。


 


       “很奇怪吧,为什么你的最后一个任务会失败?还记得在博物馆我撞到了一个人吗?那根本不是路人,他是九头蛇派来的。撞我,是为了交接我手上的情报——关于神盾局,和你的情报。”


       “很遗憾,你太信任我了,我不过是稍微套了一下,你就坐在那张沙发垫上,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他眼里闪着寒冷的光,“连同神盾局给你的任务详情。”


 


       “所以,谢谢你的坦诚,这让我完美地完成了我的倒数第二个任务,九头蛇在你的帮助下得以再次蛰伏。”冬日战士用散发着寒气的枪口点点美国队长的额头,这动作居然透着一股诡异的亲昵,“但不得不说,我挺享受这半年的。”


 


       Bucky注视着被他用枪抵着的人,在他没有露出半分类似惊讶或者失望的情绪中越来越疑惑。渐渐地,他看到那个人眼中泛着浓稠的情绪,里面充满了他读不懂的东西。


 


       “不,不是这样的,Buck。”他忽然开口,“你已经不再是冬日战士,你不需要再为九头蛇服务了。”


       他的丈夫眼神坚定口气严肃,在那之下又泛着隐约的轻柔,“你已经没有必要再执着于过去的自己了。”


 


       Bucky猛地一颤,他几乎有些失控地吼出声:“不!你不懂!你没有经历过那些!”


       他几乎声嘶力竭。


       他怎么会懂?他怎么能懂?那种在被洗脑后毫无感情地去杀人后,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的惊恐,偏偏脑海里像被编了程序一样阻止不了,于是又继续回到九头蛇接受冷冻和洗脑,然后在无尽止的休眠中等待下一次的杀人。


       这七十年里,他没有明天,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和鲜血。


 


       “你怎么会懂?”他脱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往旁边一扔,那枚曾经被见证的指环翻滚了几下,随后寂静地躺在地上,再发不出一点声响。


        枪口颤动着抵在他眉心,金属做成的手指颤颤巍巍几乎要从扳机上滑落。


 


       然后那个历来眉眼间都泛着暖意的男人,将他从地狱般的轮回中拯救出来的男人,在他的枪口下对他展开双臂,湛蓝的瞳孔定定地看着他,“Buck,一切都过去了。”他说,“你看,有我呢。”


 


       冬日战士脑袋中那根紧绷的弦在此刻瞬间断裂。


       “闭嘴!”


 


       “砰——”


 


 


 


 


       这是一个广阔的农场,大片的玉米在猛烈的阳光下被风吹得泛起了波浪,长得有人高的玉米几乎要遮挡住了戴着宽檐帽伏身在里面收割的两个人。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士兵——Steve Rogers为歼灭邪恶机构九头蛇余党,于前段时间牺牲。失去Rogers上尉是美国人民的损失,更是世界人民的损失。但Rogers用他的行动印证,正义是无法被打垮的。让我们再次铭记这位伟大的士兵……”


 


       不远处屋里的电视机传来了新闻报道的声音,其中一个人抬起头来,带着热气的风将他盖在帽檐下的长发吹得左右摇摆,“真是人民的好队长啊。”他出口的语气带着点轻蔑。


 


       “你得允许我有这点私心。”另一个人抬起头轻笑着回答,帽檐下的湛蓝瞳孔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砰——”


 


       Steve缓慢地睁开眼,就如他合上时一样坦然。


       那一枪在关键时刻偏了方向,弹孔被留在他耳朵旁的床板上,炸裂的枪声令他耳朵里“嗡嗡”地鸣响。


 


       “你为什么不反抗?”冬日战士举着枪的左手无力地垂下,声音里带上了一丝颤抖。


 


       “我在赌。”他的伴侣,他的爱人,他的丈夫伸出手摸着他的脸颊,轻轻说道。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能这么顺利地接纳你,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将情报泄露给你,又为什么会将自己任务的破绽双手奉上吗?”


 


       Bucky心下一惊,一股凉意从脊背蔓延上来,令他战栗。


 


       “当然,我爱你。这毋庸置疑。”


       他的丈夫语气十分坚定。


 


       “但事实上,清除九头蛇,本来就是计算在神盾局垮台中的一步。它植根得太深了,仅仅清扫神盾局内部,远不足以将它连根拔起。所以我们不得不做更深入的安排。”


       “经过调查,九头蛇在神盾局以外还有不在少数的秘密据点,而其中一个隐藏得最深的,就是我的任务要清除的。但是九头蛇不会愚蠢到将它那么轻易暴露出来,它肯定会对它作好万全的保护。所以,Fury想到了你——”


       他顿了顿,口气变得柔和。


       “很抱歉,还有我。我和Fury想到了你在九头蛇中的作用,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办法。当时的九头蛇据点虽然还在,但是它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再对你下达命令了。”


       “所以对不起,Buck。”他看向一脸震惊的伴侣,“对你下达命令的人,是我。”


 


       Bucky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的脑子里现在已经碎成了一片片,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那些字句拼到一起去。


 


       “让你接近我,传递我和神盾局的情报回九头蛇,是为了能够通过你的传递而顺势查出九头蛇的隐秘据点。很幸运,跟着那个在博物馆撞到你的人的线索,我们在俄罗斯砍掉了它的最后一个头。”


       “而下达给你杀死我的命令,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他弯着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伴侣因为咬着牙而紧绷的脸侧。


 


       “我在赌。”


       “赌你要么爱上我,要么杀死我。”


 


       他笑,笑得有种睥睨的势在必得。


 


       “而我知道,我赌赢了。”


       “因为爆炸的时候拉走我的,根本不是那个被我推开的士兵。”


 


       他湛蓝的瞳孔几乎要结成冰,浑身上下透着尽在掌控的侵略气息。


       “Buck,是你。”


 


       Bucky一动也不动,事实上,他动不了。不仅是因为这个令他一时间消化不来的真相,更是因为他的丈夫身上那股气息,那和以往的柔和截然不同。


       直到现在他才认识到,他所认识的Steve Rogers,从来就不完整。因为他忽略了一点——


       他是美国队长。


 


       他几乎是有些惊恐地从床上离开,跌跌撞撞地远离那个全然陌生的人。快要退到门口的时候,他赤裸的脚掌硌到了一个小小的硬块,Bucky低头,那个被扔开的指环在夜幕下闪着幽幽的光。


 


       于是他再也抑制不住,转身朝外面快速地逃走,留下身后他没有出声阻止的爱人,以及床板上刻骨的弹孔。


 


 


 


 


       那之后,美国队长在前神盾局长的帮助下,在一次清除任务中和那个九头蛇的特工同归于尽,在为美国人民奉献中光荣牺牲。Fury遵守了他的承诺,于是美国史上最伟大的士兵已经死去,而这个国度的西部,多了一个名为Steve Rogers的年轻人开办的农场。


       “还满意吗?”Steve在Bucky最后找到这里来的时候,笑眯眯地问。


 








       阳光很热烈,照耀得人的心也快要雀跃起来。


 


       Bucky快要睁不开眼,于是他眯着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找你?”


 


       Steve同样眯着眼睛,嘴角同时轻轻地勾起。


 


       “Cause I’m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END







评论

热度(76)